凑川

【出胜】Man with persistence执着之人

绿谷出久是个很执着的人,最了解这点的可能是爆豪胜己。
在很久之前,在欧尔麦特依旧活在遥不可及的屏幕里,绿谷出久像是被扔进一段停顿。如同念一本书时的留白,故事很快翻到下一页,而他不知所措地呆立在一片空白里,被人遗忘。
爆豪胜己本可以忽视他,像拂去睫毛上的一粒尘埃一样容易,但他没有,他执着地用疼痛将绿谷出久拽出那段停顿,然后现实的差距将绿谷打回去。停顿里没有声音,绿谷感到自己在下坠。
他要打败小胜。
每一次,每一次被爆豪胜己欺负时绿谷这样想,但他从未反抗,对方的红眸里燃着不甘与不解。他们都不明白彼此。
然后夕阳下,一个瘦骨嶙峋的男人说
“你一定会成为英雄。”
像石子击破水面,那段停顿里有了声音,绿谷出久没能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
泪水——他看见透明的液体积攒在爆豪眼底,因为不起眼的石子盖住了爆炸的火焰。小胜,小胜,别哭了,绿谷出久不敢把这句话说出口。
但他知道爆豪胜己会没事的。
因为小胜也是个执着的人啊。
“今日,爆杀王对爆炸范围的预判失误导致数名围观群众受伤…………”
那天之后,绿谷出久再没见爆豪胜己哭过。事实上现在也没有,他看起来只是空茫,像是被丢进那段绿谷熟悉的,令人窒息的停顿里。
“已经没事了”绿谷把对方按进怀里,爆豪愣了一下,没有反抗。
他们都明白理由是什么。
四岁的绿谷向河里的爆豪伸出手,十五岁的绿谷朝被怪物困住的爆豪义无反顾地奔跑,十八岁的绿谷把爆豪堵在墙角,说“小胜,我喜欢你”
因为不管绿谷出久也好,爆豪胜己也好,都是执着的人。

“你就这么想让我炸了你吗,废久?”
绿谷出久回过神,霓虹灯的光碎在前方人的金发上,爆豪胜己抿着嘴唇,在很多很多不耐烦后面藏着笑意。
“小胜”
“嗯?!”
“我喜欢你”
“闭嘴,废久”
“……你走快点!我快冻死了”


想日咔。一切动力源于此。
写的很快,也很不明不白,能喜欢就太好了

#美苏#
正装下跪梗衍生出的阴谋论

一场游戏,也许是的。英国佬的腔调优雅,手杖在地上敲出规律的声响。
Solo回忆不太清事情的经过了,大概从Wavely的错误情报开始,上帝啊,对方甚至都不是个德国人。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至少比起跪在石质地板上的身影不值一提。三月的东德反常得冷,IIIya挺直着脊背像个被丢在西伯利亚雪地里冻了三天的锡兵,低温将他的傲骨冻的硬梆梆的。
但Solo知道他快撑不住了,他总是知道。苏联人拢着金色睫毛,眼神虚焦在那块手表上,喘息声越来越重。
Solo拿俄语喊他,搜刮着脑袋里最恰当温柔的词汇,试图忽略腹部突然一击的疼痛。
管好你自己,cowboy,他答。IIIya的俄国口音明显极了,话语轻得像一句晚安或其他什么。
Solo想开个玩笑,如他一直擅长的那样,他盯着IIIya腰间西服的褶皱,如鲠在喉。
回去一定要跟Wavely讨个说法,至少15天的假期,米兰就很不错。不过现在——哦现在他只想给那个肌肉紧绷的大个子一个拥抱。

会好的,很快。一定会的。Solo重复着絮语,用坚定的语调。
IIIya轻笑,在这句承诺里跌进沉沉的黑暗。

应该会有个苏联人视角的后续吧。
想看hurt&comfort的肉。喵

5.29 HB to史总!!!!

真正让你动容的生日很少,大概。
不俗的长相,花花公子的做派,丝毫不吝啬金钱的奢华party,这一切都让你万人爱慕又拒万人于身外。
你不擅长与人交心,但爱你的懂你的人永远在你身后。
你眼里的那片星空是真实存在着的
生日快乐,my love
望你笑着吹熄那蜡烛,而有人在为你歌唱

【TSN×TASM】【Peter×Mark】I found you

(2)

  春季的雨不盛大却缠绵,倒是格外令人生厌。

  见鬼的!Mark忍无可忍用力拍了下方向盘。这到底是第几次了?犯罪分子星期六难道不休息吗?他看着蜘蛛侠一边耍着杂技一边和那些装备齐全的黑衣人们周旋,不怕死地探出车窗对着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队低声咒骂。

  “Nice to see you again:)“该死的蜘蛛侠在荡到他身边时向他致以亲切的问候,Mark还没来得及和他比个中指,拯救人民于水火的超级英雄就吹着口哨消失个没影儿。

  他人生中少有无措,未曾想被一个仅见过两次面的毛头小伙逼到肝疼。也许在FB主页上重金悬赏蜘蛛侠会是个高效的办法。他摸着下巴这样想着,随着不知何时向前的车队开离混乱中心。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相遇,依旧没有好感,匆匆又充塞着紧张。然而却是如此巧合又心有灵犀,让人迷恋着下一场雨。


过渡一下,下章正式见面√其实小虫早就认出Mark了,也十分抱有兴趣♂呢x


新年快乐√

新年要回老家有点手痒。欢迎病友们点梗

吃的cp 社交网络EM」POI RF」 梅林传奇AMA」jarny」 SPN DC」哈蛋 靖苏

会写短篇√文风见以前的

嘛嘛不要客气来吧来吧亲爱的们

占tag致歉

【TSN×TASM】【Peter×Mark】I found you

(1)

遇见Peter时,是个雨天。


Mark烦躁透了,他生命里每一个重要的日子仿佛都和这些细碎的水滴牵扯在一起,它们密密麻麻从毛孔渗进去,冻住了他大半的血液。

寒冷让缠绵的疼痛随着心脏的跳动蔓延开来。他堵在规矩整齐的车流里,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只有雨,还在落。

该死的下雨天。该死的晚高峰。Mark嘟囔着咒骂。按动喇叭却只诱导出更多不耐烦的哔哔声。

一个人影从天而降,Mark能感觉到他的车顶陷下去好大一块儿,他的手指从方向盘侧边的按钮垂下来,空气恢复潮湿粘稠的宁静。

“Hey dude。恐怕你的车要送去维修了。”套着红黑连体衣的青年——至少听起来是如此——敲了敲他的车窗,语调满不在意又微微上扬。

该死的恐怖分子。该死的漫画看多了的大学生们。Mark在心里加长了诅咒名单,看着那个人——蜘蛛侠,他现在想起来了,事实上他觉得这个能靠蛛丝飞来荡去的人十分有趣,他总是对未知充满兴趣。——把那个戴着黑色面罩拿了把先进大枪的人拽下车顶。他皱了皱眉头 跟着终于动起来的车流前进。管他呢,他想,他只想回家,逃离这场令人不安的雨。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戏剧化,没有好感,淡的像水上的波纹,不过几秒便消失远去。


有姑娘提了替身梗,就撸了点,生怕写成真爱我好方【躺倒】

三节完我不要写大长篇啊啊啊啊!


只有脑洞没有文[摊手]

萌了两个月哈蛋然而没有什么产出[黄豆微笑挥]又是一个在床上打坐出来的鬼[啥]大致就是king'sman in merlin的AU



  Eggsy是来自偏远山区没见过啥市面的傻孩子一枚,长大成人之后顺着一条神秘项链的线索去了帝都王宫,结果没碰到给项链的人碰到了秃顶的御用搜查师Merlin(啥鬼)并且顺利勾搭上这高冷老年人认了师傅。在集市闲逛时被小混混欺负有一个穿着常服却超凡脱俗的老年人救了他并狂霸炫地甩了一句古文。当时蛋蛋就傻了屁颠颠地跑过去要学功夫被Harry拒绝了,然后蛋蛋心想不对啊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啊,仔细回忆才发现项链就是他给的想追上去人家已经跑远了。

   后来认识了同为merlin徒弟的萝妹成了好友就一起打打闹闹一起没心没肺地high萝妹从小习武蛋蛋底子也很好就跟着梅林和萝妹学了点格斗。几个月后梅林一想咦我有萝妹就够了要蛋蛋干啥还要多烧一碗饭多累人呀就把蛋蛋打发到王宫里动用点关系给国王做贴身男仆。蛋蛋超伐开心我可是一个要拯救世界的不羁男子为啥要去服侍别人。一见到才发现卧槽这不是我的救命恩人嘛原来我从小就傍上这么叼的关系户balabalaHarry当然也记得他但还是装冷淡实则内心愉悦地留下了蛋蛋。

    接下来就是大把糖,蛋蛋作为一个懂得感恩的少年每天端茶倒水忙着献殷勤Harry觉得很不舒服每次都婉拒他。后来蛋蛋就做各种各样的料理给Harry吃Harry也没反对。终于有一天蛋蛋鼓起勇气问他你是不是给我项链的那个人,于是Harry就给他讲了Lee的事。听的小伙子直冒泪Harry就抱住他拍拍他的背。

   最终就是互表心意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蛋蛋自己打了一套铂金戒指刻着对方名字缩写,Harry则送了一个王冠和一把剑。

   脑子里有这样一个情节。

   “Harry,我一直在想,你比我大这么多,一定见过比我更年轻,更漂亮,更温柔的人吧?”

    年长者看着垂下眼睑显得卑微的青年,含笑揉了揉对方的头发,Eggsy尴尬地不敢抬头,只听到对方如六月泉水一般的声音传来

    “因为我只喜欢过你,所以无从比较”


    

     啧啧啧老人家真是不害羞。这大长篇有生之年怕是不会写了:(


我真的不是短小君QAQ

一天,寡鹰夫妇坐在大厦的客厅里秀恩爱[划掉]单方面话唠[划掉]其乐融融地聊天。

于是他们看见了睡眼惺忪挂在Cap身上的冬兵,彬彬有礼但是西装被不知名原因蹂躏得一团糟的Jarvis,以及屁颠屁颠为姐姐上来那早餐的快银。

“Tea?”

Natasha和Clint迅猛又同步地回头看见站在沙发后的博士。花草茶的水雾凝结在眼睛上遮住了博士闪烁不定的眼神。

“我妈小时候总说,吃糖对眼睛不好”过了一会儿,Bruce的声音才缓缓传来。

N&C: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甜到瞎眼?!


这句话麻麻总是对我说所以嗜甜的小伙伴们要多做眼保健操哦ww


你终究不能陪我终老

直男信的后续。所以说群里妹子多狠的心啊QAQ还有为啥我写马总就如此青春疼痛?求教。


Wardo:

  你有看见我的邮件嘛?为什么一直没有回音?好吧也许是你太忙,然而就像我说的,I will wait for you,always。

  我把Priscilla带回家了,显然爸妈都喜欢她胜于木讷无趣的我,现在我每次回家妈妈都会嚷嚷着‘那个可爱的女孩儿在哪’,于是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

  我订婚了,wardo。

  你知道我在感情方面一直是个菜鸟,对于订婚仪式更是毫无头绪,还好Priscilla一手包了下来,oh,她可真是个好姑娘。

  然而我现在很焦虑,除了你我不想找人说。So,I need you now,wardo。

  还记得从前你说等我们结婚了,就做对方的伴郎。我回答说“哦,那我一定会让漂亮的新娘子不高兴的”

  而你会让仪式现场熠熠生辉。

  你总是在我身边不是吗?

  纽约这里是午夜,然而新加坡的阳光早已在你耳边轻声细语。这总是让我错觉其实我们并不在同一片天空下。所以来找我,好吗?

  订婚典礼大约在一个月后举行。你会来的对吗?我相信你会来的。Promise me,Please。

  那么晚安,Wardo

  BEST WISHES。

                                                      Mark


然而还有一篇肉该怎么炖啊烦烦烦我只会吃啊我是个蠢胖子啊!